“……谢谢姑娘恩典。”

墨枝跟着薛安然和绛雪出了裴家。

墨枝低声道:“奴婢知道无颜面对姑娘,姑娘要打要罚或者发卖,奴婢绝无怨言,但请姑娘放过我娘。”

薛安然淡淡道:“我没有你和你娘的身契。”

墨枝震惊的抬起头。

薛安然道:“你伤的很重,先养好身子吧。绛雪,给她另租一辆马车。”

以前他们三人都是坐一辆马车的,薛安然说这话的意思就是不会再接受她了。

墨枝先是为身契不在薛安然身上震惊,听到自己从此后被排除在薛安然的生活之外,心底的难受还是超出了她的预料。

不过她也无话可说,咬咬牙上了马车。

薛安然和绛雪另乘一辆马车。

两人坐上马车后,绛雪绷着的脸垮下来,低声泣道:“墨枝姐姐怎么能这样……”

薛安然拍了拍她的背。

“姑娘,你是不是很伤心……你若是伤心,就也哭出来……”

薛安然沉默。

前世她是非常震惊和伤心的,但是从被墨枝背叛之后,她就没有见过墨枝了,直到死后才模糊看到一些事情……

今生虽然还是有点寒心,但已淡漠了许多。

毕竟她早就知道墨枝会背叛她。

她一直不想跟绛雪说,也是不想绛雪难受。

而且绛雪心思单纯,情绪都写在脸上,很难瞒住事,告诉绛雪,难免让别人发现端倪。

她可不想让孙氏他们发现她已经知道了墨枝是孙氏的人这种事。

“姑娘,其实……别人府里头,若是身边的大丫鬟发生这样的事,发卖都算好的。墨枝这样做,你也不必顾念主仆之情了。”绛雪虽然有些伤心,但还是这么说。

薛安然道:“你心底并不想她真被发卖的,对吗?”

绛雪含泪道:“但她万万不该对不起姑娘!不论姑娘要怎么罚她,都是她该受的!而且姑娘若不罚她,恐怕以后镇不住下面的人,姑娘现在不同裴家结亲,以后还是要嫁人的,姑娘如果这样的名声传出去,去了夫家府上,怕是降服不好底下的人。”

薛安然道:“……你也长大了,这么一会子,居然想了这么多。不错,我也知道,我当着所有人的面那么说,会落下一个心慈手软,恐不能管好内宅的名声。但是凡事有利既有弊。心慈一方面意味着软弱可欺,另一方面也让人感觉善良可怜不是吗。墨枝做了这样的事,我都能原谅她,并替她求情,别人也会认为我是个大大的好人,只不过手段太弱了些,也正好盖住我先前在裴家表现的咄咄逼人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姑娘心思敏捷,胜我百倍。”绛雪叹服道。

“嗯,不管裴家,太后,或者世家那边怎么想我,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嫡长女又在装柔弱不能自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递吧只为原作者乔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乔懿并收藏嫡长女又在装柔弱不能自理最新章节第60章 不如跪下来求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