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送宴后,江水源没有打道回府,而是带着行李直奔机场。原本预定七月下旬拍摄的几个广告,因为他的原因,已经一拖再拖、拖无可拖,现在只能无缝衔接了。他背着行李刚下车,吴梓臣就一个箭步冲了过来:“老大,您终于来了!”

“麻烦你们久等了!”

吴梓臣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驾驶位上的乔一诺:“这位漂亮的小姐姐是?”

“哦,司机。”江水源实事求是地回答道。

乔一诺和吴梓臣同时撇了撇嘴。乔一诺也没多说什么,冲江水源挥挥手,便一踩油门洒然而去。吴梓臣则顺势接过江水源的行李,差点一个趔趄摔个大马趴:“怎么这么重?老大,该不会那位漂亮小姐姐把家里的金银细软房产证,全都打包送给你了吧?”

“口胡,这都是我最近要看的书。”来金陵这两个星期,江水源觉得自己也算努力的,结果带过来的书和资料没看多少,临走时反倒又增加了一大堆收获,其中有各位老师吐血推荐的必读书,也有大佬们友情大派送的签名本,不要都不行的那种。

吴梓臣吃力地背着那堆沉甸甸的精神财富:“老大,这么沉,肯定得办理托运!”

“那就办吧。”江水源也没别的办法。

吴梓臣又低声说道:“对了老大,锦衣服饰那个姓彭的大龄单身女青年,不知是到了每月那几天,还是被催婚了,面色潮红,肝火旺盛,说话冲得很。待会儿您小心一点,别让她逮着借口发飙。”

江水源心中了然,只怕彭旻生气上火,根源多半还在自己这里。毕竟被鸽了那么多次,本来就让人火大,估计这段时间她也没少被挨老板的批。受了那么多夹板气,今天逮着机会,还不要好好发泄一下?犯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江水源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很低,进了候机厅,见到早早就候在那里的彭旻、浦潇湘,他便连声表示歉意:“对不起、对不起,让你们久等了!”

彭旻还是一如既往的OL女郎范儿,宽松雪纺衬衣配着高腰直筒半裙,画着淡妆,简单而又不失优雅,率性而不失干练,闻言摘下浅色的太阳镜:“久等?这是久等的事儿吗?本来七月下旬就要拍的秋装新品宣传片,结果被一拖再拖,现在都什么时候了?都八月中旬了!要不是今年天气有点反常,这个时候秋装都该上架开卖啦!”

江水源自知理亏,乖乖认错:“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认打认罚,我绝不皱半下眉头!”

“认打认罚?那你就等着卖身吧!”

“啊?违约金那么多?”

彭旻嘴角微微翘起,旋又敛去,重新戴上了太阳镜:“知道多就好。至于怎么罚,容我再想想。但这次拍摄,拜托你多用点心,咱们时间确实非常紧张!”

“一定!一定!”江水源赶紧应允,“

「如章节缺失请退出#阅#读#模#式」

你看#到的#内#容#中#间#可#能#有#缺#失,退#出#阅#读#模#式,才可以#继#续#阅#读#全#文,或者请使用其它#浏#览#器

章节目录 下一页

校草制霸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快递吧只为原作者何事公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何事公并收藏校草制霸录最新章节五十八、入闱当代文学新人奖